Facebooktwitterlinkedin

概要:作为一名成功的投资家与谈判者,阿尔瓦利德四十年的生涯已经走到一个重要关头,现在这场谈判关乎他的帝国与自由。

我在利雅得为阿尔瓦利德王子工作了八九年,参与了他的许多项目,从公司上市、医院、大学(至今没有建成)到他那座高一英里(?)的摩天大厦(在建)。多年来我一直与他待在同一栋大楼里,无论是在王国中心大厦还是他在塔卡苏世大街的旧办公楼。而且17年来,我一直在学习他的投资策略,我的教学内容与之相关。

自从两个个月沙特的皇室成员被捕事件开始,我就没完没了地接电话,而我的回复永远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努力想弄清准确的事实真相。媒体报道沙特政府似乎正在开展反腐、筹资和巩固权力的行动。最近的流言则是阿尔瓦利德王子被通知他可以用60亿美元交换他的自由,也许还有公司的控制权。

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事实,但我猜想他们正在进行某种形式的谈判。而且非常有信心做出这样的预测。在第二部分,我会提出我的四个预测,但首先我要讲一些有关阿尔瓦利德的背景知识和他的投资之道。

1979—1985年:阿尔瓦利德的第一批投资

1979年,阿尔瓦利德从加利福尼亚的一所大学毕业回国,在沙特创办了他的投资公司。公司最初起名为Kingdom Establishment,只是位于利雅得市中心一栋装配式建筑里的一间办公室。如今你可以在王国控股公司的大楼里看到它的模型(见下图)。

这位奋发图强的年轻王子,政治前途晦暗不明,于是选择了从商。他坐在狭小的办公室里,拿着从他父亲与从后来的花旗银行所借贷的钱,开始叩响商界投资之门。这通常不是一个王子会选择的路。

但他无疑赶上了好时机。几年后,沙特阿拉伯出现了第一次石油繁荣,伴随着史无前例的经济发展。

  • Ÿ在这个只有900万人口的国家里,每年石油带来的收入大约在1000亿到1500亿美元。
  • Ÿ政府为发展所做的大量努力让沙特阿拉伯第一次有了公路、空调、超市、汽车、现代医院、电话、机场、工业和其他所有的一切。
  • Ÿ沙特人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均寿命与识字率迅速上升,大多数泥土建筑为钢筋水泥建筑所取代,骆驼换成了汽车,全国做生意的人和贝都因游牧民都搬进了城市,成为都市商人与官员。

2001年左右利雅得的骆驼市场

在这一时期,阿尔瓦利德起初艰难求存,据说好几次都濒临破产。但他的事业最终开始有了起色。他签了一份军营建设的合同,是沙特的国有承包制的受益者,并通过对外贸易期望参与到沙特阿拉伯的发展项目之中。他冒险将他新增的财富投资房地产(这在一个石油国家往往是聪明的决定)。阿尔瓦利德作为一个精明商人逐渐声名鹊起。

20世纪80年代中期,沙特政府投资5000亿美元用于发展项目,整个国家焕然一新,而阿尔瓦利德也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

1985—2000年:阿尔瓦利德成为沙特最富才华的投资人

1986年,油价暴跌,沙特阿拉伯的许多民营企业都倒闭了。与此同时,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起步阶段的沙特银行业被揭露出在繁荣年代做下不少坏账。

正是在过去的那个繁荣年代,阿尔瓦利德开始表露出两个将使他闻名世界的个人特质: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与天才的投资手段。

  1. 高度的专注力。尽管财富迅速增加,阿尔瓦利德仍然待在小办公室,控制着小公司的规模,通常只有两到三个商业顾问和一个财务总监。小公司的规模能使他专注于少数几个项目。业务的规模限制,再加上真正出色的本能,是他之所以看上去总是能抓住最佳机遇的原因之一。他不仅仅是在做投资,而是做最好的投资。阿尔瓦利德在投资事业上保持着高度集中地注意力,你可以从这些年来他频繁转变的策略与目标看出这一点。
  2. 聪明的策略。在我的经验里,阿尔瓦利德确实总是能发现别人看不到的投资点和机遇。他看待事物的角度是不同的。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他思考的方式和他的经验。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在投资这一行里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所以,阿尔瓦利德究竟是如何应对沙特阿拉伯繁荣后的衰败的呢?他转向了如今看来是最佳机遇的领域,做出了别人预料不到的事情。

1988年,阿尔瓦利德第一次精心安排了对沙特一家银行的恶意并购。他的目标不是那些效益不错的银行,而是当时在全国运营最糟糕的沙特阿拉伯联合商业银行。他与银行的投资方和政府合作,接管了这家深陷泥潭的企业,不仅就任了这家银行的CEO一职,用自己的财力为它偿清了债务,而且削减了成本,使它扭亏为盈。阿尔瓦利德成了逆转局势的专家。这里要注意到一点:在这个繁荣后的衰败年代,他同时也在收购处于低迷状态的房地产。

随着危机的消退,阿尔瓦利德成为了中东地区重要的企业家。他不仅掌握着沙特阿拉伯九大银行之一,还在利雅得持有大量房产。这也是体现他高度集中的注意力的一个案例。在一个石油国家,如果有两个行业是你想要长期投资的,那就是银行业与房地产。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阿尔瓦利德的投资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聪明。他看上去总是能抓住最挣钱的机遇。

  • Ÿ1991年,年仅33岁的阿尔瓦利德向西方市场迈出了重要一步,以5.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花旗银行10%的股份。在之后的五年里,他的股份价值已经高达80亿到100亿美元。
  • 他热衷于寻找西方的投资机遇,收购一些“穷途末路却还未出局”的企业,比如费尔蒙酒店和欧洲迪士尼乐园。这些投资通常是以PIPE(私募股权投资已上市公司股份)或是认购含重要房地产或固定资产的民营企业股份来实现的。而这两种手段在跨境投资方面的风险都比较低。
  • 在沙特阿拉伯,他从一个房地产商人转变为大型项目的开发商。他是利亚的市中心的王国中心大厦的主要开发商,同时承接了利雅得北部的数个建设项目。
  • 在互联网产业繁荣时期,阿尔瓦利德来到硅谷,直接开始投资。很出名的一次是在史蒂夫·乔布斯回到苹果前不久向苹果注资。
  • 在非洲,他启动了非洲最早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一直到十年以后,科尔伯格公司、卡莱尔公司和其他私募股权机构才纷纷效仿。

阿尔瓦利德的角色一直变化,他最开始是一名沙特阿拉伯商人,后来成为扭转局势的投资者,再后来他是西方投资界的猎手和全球房地产和酒店的开发商,最后还成了跨境私募股权投资的专家。他的投资的策略、行业和地域看上去一直在改变。所有的这些改变里其实都出于一种共通的思路(我称之为价值观点),你们可以在我即将出版的新书里看到详细分析。

在21世纪将临之际,商业的全球化趋势日益凸显。阿尔瓦利德富有创造性和机遇主义的投资手段被证明是格外有用的技能。而让他走到这一步的起点,不过是在利雅得的一间只有两三名员工的小办公室。

2000—2010:阿尔瓦利德成为世界首位全球化个人投资者

2000年,我第一次见到了阿尔瓦利德。那个项目关注的是一家不景气的医院,而我来自美国医疗系统。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踏进塔卡苏世大街上的总部的情形。他的个人办公室装潢几乎都是用的黑色,只有一点光亮。我明显感到一丝令人发颤的寒冷,像是正在走进一个山洞。

我的团队走进办公室时,阿尔瓦利德正坐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后(他经常这样做),短暂地抬头看我们一眼之后,又继续阅读报告。我们便坐在他的桌子前面等待。

最后他的注意力终于转向了我们,是时候谈工作了。接下来是连珠炮一般的提问。这家医院的现状如何?它为什么亏损?是不是经营策略不当?我立刻意识到为阿尔瓦利德工作几乎不存在交谈或是做出长篇大论的解释。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坐在他的桌前,回答他连珠炮一样的问题,汇报数据。这个过程让人精神疲惫,但他的下属会为你倒一杯味道非常不错的沙特阿拉伯咖啡。

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们筋疲力尽地退出来,负责另一个项目的团队紧跟着进去。阿尔瓦利德则用同样的方式与节奏接待了下一个团队。他的日常工作就是一个接一个诸如此类快速而密集的会议。你在他的桌前落座,快速地传递信息,给他最直截了当的回答,而此时通常有另一个团队在门厅里等候。

我们接着就去了二楼塔拉尔·阿尔麦曼的办公室休息与讨论,再喝些咖啡,做出项目的下一步计划。我几乎不记得阿尔瓦利德和塔拉尔的办公室之间的这段路我这些年一共走过多少遍。塔拉尔很了不起,非常聪明、擅长思考,现在阿尔瓦利德不在的时候,是他担任王国控股公司的CEO。我最喜欢引用他的一句话,是他在解释为什么在KHC(即王国控股公司)待了这么长时间(大多数人几年以后就筋疲力尽了)。他说的话转述过来大意是:“每次和殿下开会之前,我都会准备好所有他可能会问到的问题的答案,以及我认为他可能想要了解的信息。然而每次开会我都猜错了。尽管如此他至今还没有解雇我的意思。”

王国控股公司在塔卡苏世大街的办公室旧址

在2000年的时候,阿尔瓦利德从商的倒数第二个十年已近结束了。《福布斯》杂志把他列为世界第四大富豪。他的资产包括酒店、银行、超市、医院、媒体机构、科技公司、房地产和学校等等。他几乎聚合了一个环绕全球的个人帝国。如果你见过他工作时的照片,就会看到他身后展示的的公司标识。要说明一点,他的私人舰艇和沙漠营地上都印有一个更小一点的版本。当然这就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卖掉了一家公司,你会把这家公司的标识从陈列板上拿下来么?”而他对此的回答是:“不会,这是王国控股公司历史的一部分。”

我最开始在利雅得的六个月,早上去医院,下午去阿尔瓦利德的办公室,每天往返与二者之间。医院在亏损,我则努力阻止人员流失,整顿运营,试图保障医疗用品供应。我们最终重新调整了公司内部结构,进行资本投入,使它成市中心的一所大型门诊医院(hi Dr. Fayez)。现在,王国医院可以说是利雅得最好的医院了。

在医院之后,我陆续接触了几个阿尔瓦利德的新项目。先是参与了位于迪拜和约旦的一个互联网公司投资项目,接下来是个大学的项目,再来是医疗保险、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公司和一些大型的房地产项目(面积与曼哈顿相当),诸如此类不一而足。阿尔瓦利德在全世界都有很多了不起的项目,而他又是一个你很难拒绝的人。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阿尔瓦利德将公司搬到现在的地址,在王国中心大厦的顶层。

国王中心大厦,阿尔瓦利德的办公室位于66层,就在豁口的下方。不过实际上这栋楼并不只有66层。

我的办公桌,可以饱览利雅得的沙尘暴

2017:阿尔瓦利德的意外落马

阿尔瓦利德最著名的格言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令人震惊的事”。他31岁就崛起为亿万富翁的事迹无疑是令人震惊的。33岁收购花旗银行的举措尤其令人震惊。正在建的吉达一英里高大厦也是令人震惊的。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

而你必须承认的是,他的被捕也同样令人震惊。

阿尔瓦利德没有宣布退休,却渐渐退出了在戛纳和巴黎的公共事务。他的身体没有遭遇疾病,只是逐渐卸下重任交与他人。他在深夜突然被武装的军人逮捕,这一事件十分突然、很有戏剧性,当然,也令人震惊。

他的陨落正如他的崛起,与沙特阿拉伯的历史纠缠不休。他的被捕象征着一个沙特王朝的结束和另一个王朝的开始。他是从此一蹶不振还是只是暂时受挫还有待观察。

现在离他在那个装配式的办公室里开启事业征程已有四十年了。阿尔瓦利德此刻正在利雅得的另一个小房间里面对谈判与妥协。这一回是在利雅得南部重重守卫的的阿尔哈伊尔监狱,这位资深的投资家与谈判者如今正在与政府谈判,要保住他的帝国,重获自由。这是阿尔瓦利德的人生谈判。我想知道,他在房间里能不能看到他的摩天大厦。

以上是第一部分,在第二部分,我会列出我对于这场谈判中会发生什么的四个预测。

感谢阅读 -Jeff

王国中心大厦的清洁工们

————

我的写作内容主要涵盖: “E时代下中国消费者对全球市场所带来的影响”

Top photo by recycleharmony, Creative Commons with license link here.

Facebooktwitterlinkedin

Subscribe to my reading list

* indicate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