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迪拜全盛时代回忆 (re-posted from 财富堂 2010-5-5)

Facebooktwitterredditlinkedin

当迪拜还是中东的一个小港口时,最早的一拨投资者就嗅着商机赶来了,过去十年间,我在那里经历了很多。看着迪拜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而现在又沦为挣扎在庞大债务中的鬼城。这个城市的兴起和衰败,或多或少给中国的投资者以及未来的大亨们一些启示。
2001年,我的老板、沙特王子阿尔瓦里德派我到迪拜去,重组一家他投资的网络公司。迪拜是个很无趣的地方。飞来这里考察一个投资项目不是个美差,没人乐意。
我在迪拜呆了一个多月,每天开车去城郊的迪拜网络城。这家网络公司之所以陷入困境,是因为迪拜的广告市场太小了。迪拜是个小城市,没有足够的人口支持广告市场发展。雇员也是一个问题,因为很少人想住在迪拜。当然,最让我头疼的是,那里连吃午餐的地方也没有,实在离市区太远了。
在迪拜过周末也很无聊。人们在城里的三个购物中心里选一个消磨时间,或者只是呆在家里,远离外边的酷热。迪拜唯一的娱乐场所就是它的公共海滩,挤满了阿拉伯家庭,西方国家来的商人,还有菲律宾劳工。传统的阿拉伯妇女从头到脚裹着黑色的布尔卡(一种将脑袋、眼睛和手都遮住的长裙)。走在沙滩上,她们看上去像流动的黑云。
但在五年时间里,沉睡的迪拜苏醒了,变成了一个繁荣的城市——一个资本的海洋。摩天大楼连成高耸的天际线,这个城市本身成为一个世界品牌,来自全球各地的旅游者、炒房客和银行家以此为归属。有人说,世界上75%的建筑起重机在中国,剩下的25%就在迪拜。
迪拜网络城搬到市中心,面积增加了一倍,进驻了60多家五星级酒店。这座城市以耗资庞大的地产项目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特别是棕榈岛和世界最高建筑——迪拜塔。
我在迪拜典型的工作方式,就是参与各种各样的会议,我最热衷参加卡莱尔集团的投资会议,英国首相布莱尔会发表演说,奠定会议的基调。(一次我差点儿在办公室把咖啡翻到他身上。)
到了周末,大家会去听某个歌手或流行组合的演唱会。我喜欢夏拉奇的迪拜音乐会,这个一半哥伦比亚血统,一半黎巴嫩血统的歌手充满诱惑力,让保守的中东观众目瞪口呆。人们安静地坐着,不知道应该拍手还是跟着跳。
迪拜的公共海滩上建了好几个奢华的私人度假胜地,就像Ritz Carlton。迪拜的新贵们开始在新落成的迪拜高尔夫俱乐部打球。看一场马球赛是过个惬意下午的最佳选择,迪拜新训练的马球选手会从他们的豪华车中走向赛场,在两个小时的比赛中骑着他们的爱马横冲直撞。这些没什么经验的选手们很少能得分,但碰撞冲突的场面很壮观。
当然,迪拜最流行的运动还是盖高楼。虽然媒体目光都聚焦在棕榈岛这样的大型建筑上,但我最喜欢的是更小一些,但更特别的项目。我前任老板阿尔瓦里德王子投资的亚特兰蒂斯酒店是很壮观的一个。这座酒店坐落在海边棕榈岛上,有5000个房间。迪拜海底水城酒店Hydropolis也很有趣。
然而,我认为建筑竞赛中最大的赢家是迪拜旋转塔。这座塔坐落在Sheikh Zayed街上,共80层楼,每一层楼都能以不同速度360度旋转,整个大楼能转出不同的形状。这座塔颠覆了人们关于沙滩、城市和海洋的观念。更让人叫绝的是,业主可以把车直接开进大楼,开上私人电梯,停在自己的公寓里。
迪拜的发展就像一辆急速行驶的快车,没有刹车。
2008年,迪拜的商业项目增长令人瞩目。沙漠中建起了F1赛车道,一个庞大的生物医疗研究中心也在筹建之中(尽管迪拜没有科学家也没有重要的大学)。这里甚至还打算弄一个太空站。一个比佛罗里达迪士尼大两倍的迪士尼主题公园已经开工了。
2008年,我停下来,开始认真反思迪拜的商业项目。公司为商业项目做的市场分析不再可信,财务状况变得岌岌可危。
(任蕙兰译)

twitterlinkedin
Facebooktwitterredditlinked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