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EAAQAAAAAAAAnzAAAAJDg5YTdhZjY2LTdiOTktNDEyOC1iYzI0LTlmMDQ5NWU4OWRmZQ

我带领20名中国学生会见沃伦•巴菲特 (第1部分,共4部分)

2017年2月,我带领20名北京大学学生到奥马哈(Omaha)拜访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们是北京大学第一批有幸会见巴菲特先生的学生。北大也是第二所获此殊荣的中国院校。此行意义非凡,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次投资领域的朝圣之旅。

AAEAAQAAAAAAAA2wAAAAJDQ5YWFlOTI5LTVjZTMtNDY2YS04ZmJhLTVjYmQ5NjY5ZjY0Mw

我的东方梦工厂之行-以及中国动画产业蓬勃发展的原因

2009年,中国有1900万大学在校生,其中,学习艺术和设计的人有100多万。让我们仔细掂量一下这组数字所蕴含的意义。这一百万学习绘画、设计和其他创意艺术的学生人数,超过了化学、法律或经济专业的学生数量。 转眼至今,这些学生都已参加工作,成为中国新兴创意阶层的一部分。实际上,中国大陆如今已拥有数百万设计师、动画师、和其他创意专业人才。他们是新鲜事物的引领者,我称之为“创意中国”。

AAEAAQAAAAAAAAnzAAAAJDg5YTdhZjY2LTdiOTktNDEyOC1iYzI0LTlmMDQ5NWU4OWRmZQ

我与沃伦•巴菲特共进午餐时获得的七点认知

上周,我带领20名北大学生赶赴奥马哈,利用一天时间参观访问了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本次行程包括三次公司参观、一个2.5小时的巴菲特问答环节,以及之后与其共进牛排午餐。我会记述下整个经历,并将尽快发表(包括问答环节)。

AAEAAQAAAAAAAAnzAAAAJDg5YTdhZjY2LTdiOTktNDEyOC1iYzI0LTlmMDQ5NWU4OWRmZQ

北大光华学子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并提问

2月17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20名学生代表在沃伦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参加了全球知名的“巴菲特午餐”访问活动,与“股神”巴菲特面对面共进午餐并向他提问。北京大学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受巴菲特办公室邀请参加该活动的大学。

201210261247463334

成为领英最佳代言人之前:我作为作家失败的五年

上周,我高兴地得知自己被评为领英2016年最佳代言人(Top Voices)。而且还是在金融和经济领域。这尤其让我感到欣慰,因为我在这个写作领域已经苦苦挣扎了五年多。 回望过去五年,我想说,那真是经历各种挫折和失败的五年。不断地尝试,实际上却一事无成。这还不是知道该做什么而做不好的问题。大部分时间,我根本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AAEAAQAAAAAAAAkjAAAAJDUwZGI3YWY5LTg4MWItNDUwNS04MzU3LTMyZDljYTJjMDg1YQ

在中国,需要读一个MBA吗? 来自北大教授的建议

我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任教刚满五年,迎来送往了无数工商管理硕士。有些学员上了一学期课程,有些上了一学年,有些完成了两年全日制MBA课程。 问题是:在中国,必须要读一个MBA吗?各自有什么利弊?如果你是来自美国、欧洲或其他地区的学员,又该如何选择?会给你的职业生涯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AAEAAQAAAAAAAAfzAAAAJDYwMzM4NzMzLWU0ZGItNGNiYS05OTZmLTJlNjJjNzk0NWNmYw

将沃伦-巴菲特的25-5法则运用到职业规划中—这招很管用

另一组标题:“我运用了沃伦-巴菲特的25-5法则,现在我要试着和杰西卡-艾尔巴(美国演员)约会。” 沃伦-巴菲特的25-5法则出自他给飞行教练麦克-弗林特的提议。这事可能不完全真实。沃伦-巴菲特建议麦克列出25个职业目标。然后,圈选出5个最重要的目标。

AAEAAQAAAAAAAAjHAAAAJGFiZTExNTdlLTNiYzEtNDVkZi05ODQ1LWQzMmJhMzkzZGJlMA

我是如何离开纽约而为阿尔瓦利德王子工作的

副标题:我老板是如何用励志演讲说服我辞职的 经常有人问我,从在纽约从事管理咨询业到赴中东为阿尔瓦利德王子工作,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职业转折,但这实际上只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我认为,这其中可以提炼出一节很好的职业课。

AAEAAQAAAAAAAAsAAAAAJGY2Zjc0ZDY1LTU4NzgtNDJlYS1iMjI3LWViYjQ1ZTdkODZhNQ

Winning and Losing in Bike-Sharing Is Ultimately About Utilization (Pt 4 of 4)

This the fourth and final article on “assets in the wild” as a powerful new economic engine, most visibly manifested in bike-sharing in China. My basic argument in Part 1, 2, and 3 is that the meteoric rise of Mobike, Ofo and other bike-sharing companies is because of their pioneering use of assets that can […]

AAEAAQAAAAAAAAo_AAAAJDgwZGYzOTQ3LWVlYTUtNDAzOS05YTg5LTVmOTE3MGFmZWExNQ

How New Retail is Colliding With Bike-Sharing in China​ (Pt 3 of 4)

In Part 1 and Part 2, I argued there is something new and powerful happening at Mobike, Ofo and bike-sharing in China. These companies and their presence in consumers’ lives have grown too fast. We are witnessing something new and important. My explanation for this is “assets in the wild”. That bike-sharing companies have show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