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领20名中国学生会见沃伦•巴菲特 (第1部分,共4部分)

2017年2月,我带领20名北京大学学生到奥马哈(Omaha)拜访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们是北京大学第一批有幸会见巴菲特先生的学生。北大也是第二所获此殊荣的中国院校。此行意义非凡,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次投资领域的朝圣之旅。

我的东方梦工厂之行-以及中国动画产业蓬勃发展的原因

2009年,中国有1900万大学在校生,其中,学习艺术和设计的人有100多万。让我们仔细掂量一下这组数字所蕴含的意义。这一百万学习绘画、设计和其他创意艺术的学生人数,超过了化学、法律或经济专业的学生数量。 转眼至今,这些学生都已参加工作,成为中国新兴创意阶层的一部分。实际上,中国大陆如今已拥有数百万设计师、动画师、和其他创意专业人才。他们是新鲜事物的引领者,我称之为“创意中国”。

我与沃伦•巴菲特共进午餐时获得的七点认知

上周,我带领20名北大学生赶赴奥马哈,利用一天时间参观访问了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本次行程包括三次公司参观、一个2.5小时的巴菲特问答环节,以及之后与其共进牛排午餐。我会记述下整个经历,并将尽快发表(包括问答环节)。

北大光华学子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并提问

2月17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20名学生代表在沃伦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参加了全球知名的“巴菲特午餐”访问活动,与“股神”巴菲特面对面共进午餐并向他提问。北京大学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受巴菲特办公室邀请参加该活动的大学。

How Oriental DreamWorks and “Creative China” Are Disrupting Hollywood.

China is inching closer to becoming the world’s largest entertainment market and Hollywood studios are struggling to adapt. Cameos by Chinese film stars are being jammed, often nonsensically, into Western movies. Studio executives are flying in to meet with cash-rich Chinese moguls. And praise for China in Hollywood films has become commonplace. This is increasingly being described as self-censorship. […]

成为领英最佳代言人之前:我作为作家失败的五年

上周,我高兴地得知自己被评为领英2016年最佳代言人(Top Voices)。而且还是在金融和经济领域。这尤其让我感到欣慰,因为我在这个写作领域已经苦苦挣扎了五年多。 回望过去五年,我想说,那真是经历各种挫折和失败的五年。不断地尝试,实际上却一事无成。这还不是知道该做什么而做不好的问题。大部分时间,我根本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I Applied Warren Buffett’s 25-5 Rule to My Career – And It Totally Worked.

Alternate Headline: “I Applied Warren Buffett’s 25-5 Rule – and Now I Am Trying to Date Jessica Alba.” Warren Buffett’s 25-5 rule came out of advice he gave to his airline pilot Mike Flint. The story (which may not be 100% accurate) is that he advised Mike to make a list of his 25 care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