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光华学子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并提问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

2月17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20名学生代表在沃伦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参加了全球知名的“巴菲特午餐”访问活动,与“股神”巴菲特面对面共进午餐并向他提问。北京大学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受巴菲特办公室邀请参加该活动的大学。

Q1:您最困难的一次投资经历是什么?

当初我开始投资公司购买股票时,我喜欢购买非常低估值的股票,痛着这些公司都不是好公司。我花了20年才走出 “捡烟蒂”式投资。估值便宜的公司就像一艘漏水的船。查理告诉我去寻找和投资伟大的企业。US Arrow Air Inc.(航空货运公司)在1987年出售价格达到3000万美金,而公司却破产过两次。在投资的世界中,不需要担心投资的过错。1922年4月,股市跌去了27点,后又反弹39点。我把我的所有持仓在反弹时卖掉了,然后市场后来上升了200多点。

Q2: 您最近与比尔盖茨先生对人工智能有一场讨论。您是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投资领域以及股票市场的影响的?

人工智能毫无疑问是会到来的,并将极大地改变一些行业,但对于投资领域,我不认为会有变革式的影响。前几年,我跟一些AI领域的专家深入探讨过,AI在某些领域还处于困难的发展状况。投资并不仅仅是计算。对于短期投资而言,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完成很多交易;但对于长期投资,我不认为人工智能会有很大影响。回到1987年,股票市场在一天之内下跌22%,就主要是受程序化主导的。我还是坚持认为电脑不会对投资界有很大的影响。

Q3: 比尔盖茨曾说你是他认识的最乐观的人。你认为自己是乐观的人吗?乐观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培养的?

乐观对于一个好投资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品质。现在与三个世纪前的杰斐逊时期相比,人口、交通、经济制度、政府、法治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进步。人们并没有更聪明,或更努力,而是学会更好地利用自己的潜能。现在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比过去最富有的人生活得好,享受着更好的医疗、更好的娱乐……变好的趋势还会延续下去,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比我们更好。面对这种社会的进步,我怎能不乐观呢?乐观的就是现实的。

Q4:如果您成为总统,会如何制定移民政策?

美国一直对移民抱有开放欢迎的态度,这也是美国能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谷歌等美国企业的成功离不开移民的贡献。

1930年代,有两位犹太裔移民为了躲避德国纳粹来到美国,成为美国公民。他们就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利奥·西拉德。1939年,他们向时任美国总统的罗斯福写了一封信,提及德国正在研究核武器,建议美国尽早进行相应研究,这封信拯救了美国。如果往近了说,史蒂夫·乔布斯也是移民的儿子。要知道,人气愈旺,市场愈旺。

有些人担忧移民带来的潜在危险。特朗普总统的移民政策对当下这些潜在威胁做出了反应。然而,移民们是出于对美国的热爱而选择这个国家。如果美国保持对移民的开放态度,50年后的美国会更加美好。

Q5: 银行业监管:银行希望监管放松,然而如何去平衡监管与行业的增长?

有一篇文章详细的回答了你的问题,在10月6日Tim Geithner发表关于风险的担忧。

  1. 银行是否遵从他们应符合的行为。
  2.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是一家政府公司,为储户提供存款保险。当银行破产后,仍然是纳税人为这些费用买单。

我们现在可能比过去更容易受到金融冲击。在2008年9月,大于35亿美金的市值蒸发。现在我们必须懂得如何处理市场恐慌。国会现在拥有更大的权利。唯一的办法就是委任一位有公信力的人。例如,美联储主席。35亿美金的货币市场基金可以让整个市场瘫痪。当人们害怕时,每个人都涌向出口。然而当人们的信心恢复时,却需要一个一个的恢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需要监管当最坏情况的发生,我们需要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来支持和稳定银行系统。我们的市场没有美联储是无法运转的。

Q6: 关于企业管理与领导的问题

当我们进行企业运营时,不要去模仿别人的做法,要考虑我们自己需要做什么。一个成功的领导者能够把正确的人安排在正确的位置上,并且适时进行管理和跟踪。当然,还要说到做到,只有这样员工才会信任你。

Q7: (Peking University 北京大学) 你对在中国投资有兴趣吗?如果在中国投资的话,最看好哪个行业?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具有非常多的可能性。我和我的合作伙伴Charlie有很多关于中国的讨论和研究,我们注重公司的价值而非股票价格,希望购买下整个企业以进行运营。在过去的50年,中国人口飞速发展,人口红利巨大。一些波折并不会影响中国发展的脚步。中、美将来会是两大经济强国。如果在中国能找到合适的行业、合适的时间、合适的管理团队,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投资。

Q8:您过去发现了许多成功的公司。您的投资成为整个市场的风向标,这对您的投资带来怎样的影响?

我与证监会签署了一些保密合约,但公司的投资组合依然遵循证监会信息披露的标准。每一个季度我们都需要公开公司的投资组合。然而我认为,交易决定本身其实也是知识产权。这些公告会推高成本。我尽量不公开我们的交易,减少对市场的影响。

Q9:关于被动投资基金的问题。

我与Protégé Partners, LLC(门徒对冲基金)的一百万美金赌注已经过去九年了。这是网站上最大的赌注。巴菲特认为买股票指数基金在10年的收益要大于买基金中的基金(FOHF)。

2008年是赌注的第一年,当年市场跌幅不小,对冲基金的收益暂时领先与指数基金。

9年后,门徒对冲基金选的5个基金中的基金,购买了1200支对冲基金,累计收益达到22%,然后指数基金的收益达到86%。指数基金在9年中领先对冲基金达到64%。还有一年就可以看到最终结果了。

所以我常说,高交易量是一个赌咒。 “交易费用永不眠”

Q10: 信息传播速度的加快,使得市场有效性提升,被错误定价的证券数量减少。这对您的投资有什么影响?

相比于50年前,市场竞争激烈了很多,但是人们也拥有更快更简单的途径来获取信息。1957年,我还在学校的时候,主要通过读公司的年报来获取信息。那个时候的年报只包含公司非常基本的财务信息。我有一本50年前的信用评级公司穆迪(Moody)的年报(巴菲特拿出一般很厚的书)读到第1433页,是国家西方人寿保险公司(NWLI)的公年报。据报告所述,1950年,NWLI每股收益21.66美元,一年之后是每股29.09美元。此前12个月,这只个股的交易价在3到13美元。公司股票交易额非常小,不过那个时候我也只是一个很小的投资者。以前买股票是很麻烦的事情。

几年前,有人告诉我应该留意韩国。我得到一本花旗的册子,上面每页介绍了一只韩国个股,韩国所有的公开上市公司都列入其中。把这本册子从头读到尾,从它提供的面值、每股收益和证券。一般来说股票价格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我可以找出同行业等大概15-20家公司。一个下午就找到大约20家公司。

Q11: 你怎么看待报纸行业的发展?

在过去,报纸上的广告是重要的信息来源。而今天,这个行业在走下坡路,分类广告不再那么重要,报纸的发行量在下降,广告收入不断流失。网络的发展加速了报纸的改变。报纸的发行量下降。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的在线部分使得他们可以继续发展纸质发行(成本共享),华盛顿邮报也在几年前开始了线上部分。其它大部分报纸还没找到可行的电子收费模式。

Q12:有哪些事情对您的投资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本杰明·格拉罕(Benjamin Graham)的《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刚开始投资的时候一直侧重技术分析,而这本书彻底改变了我的投资思路,教会我如何理解股票市场。在我看来,商学院教投资只需要两门课:一是如何思考股票。二是如何对股票进行估值。投资策略的准则就在于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

投资的秘诀从未改变。你可以问问自己,首先,你对这笔投资有多肯定?其次,你需要多久达到预想的目标?第三,具体要怎样做?

投资就是买一盘生意。一百万美金可以让你在奥马哈投资三个项目,你会投资什么?你可能会投资快餐店,因为奥马哈的人们每天都需要吃饭。如此种种,你会有一个思路。这也是投资的乐趣所在——你只需要做出决定,而不需要自己亲手去做生意。同时,由于市场价格每天都在改变,也就意味着每一天投资都有不同的机会。你要利用市场先生(Mr.Market)的疯狂或愚蠢,而不是被他所影响。

Q13: 如果您在2016年毕业,您会如何从零开始建立职业生涯?

当我感到有信心时,我选择了两位基金经理来到伯克希尔·哈撒韦,他们现在每人管理100亿美金。这两位基金经理有一些特质是非常稀有的。他们没有过去的成绩记录。当我毕业后,我总是会选择一个职业,是当我不需要工作时也会去做的职业。我不希望我梦游般的上班,而我也不会太在意我的起薪。我会选择那些谢我喜爱的,让我有激情的工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只会不断的看着时钟等待下班。

Q14: 董事会所面临的三个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认为他们可能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收购。通常情况下,在一次收购中,CEO会听取单方面的演示,解释这次收购为什么以及如何发生。我见证了一百多个收购演示,多数收购是不可能发生的。我的建议是,董事会应该听取两组投资银行家的演示,一组解释为什么交易应该继续,另一组指出为什么交易不应该继续。这可以确保获取的推理是合理的。如果收购不该继续,投资银行家和律师就应该离开并停止交易。这种终止情况不会经常发生,但应该要发生更多。许多CEO对于收购知之甚少,但很好地了解收购对他们很重要。

Q15: (Peking University 北京大学) 你既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也是最慷慨的人之一。你是如何看待财富的?这种观念是一开始就有的,还是逐渐建立起来的?

这是个好问题,我们来谈谈金钱。金钱很有用,但它买不到两样东西:时间和爱。我有一样东西可以算作奢侈品——私人飞机,其他东西都和你们一样。在超过某个特定节点之后,金钱就失去它的效用了。慈善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我和我太太都认为我们应该把金钱用在解决社会问题上。比如美国的大学有很多资金,而非洲的疾病治疗资金却很短缺。

金钱可以带来很多有趣的体验,我享受投资。但是,拥有更多的东西不见得会更快乐。金钱无法买来爱,当人们试图通过金钱去控制自己的孩子时,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我认为照顾好家人是很重要的。

Q16:您最喜欢的投资是什么?

有两笔投资是我认为最值得的。

首先是对自己的投资。任何可以提高你能力的投资都是值得的。年轻时我不擅公众演讲,于是我报了一个Dale Carnegie课程,提高自己的演讲能力。这让我受用一生。

另外就是对朋友的投资。一个人交往的朋友会塑造他的人生,如我的合伙人芒格。1951年我21岁,想投资保险公司。可那时我对保险行业一无所知。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老师、本杰明·格拉罕当时在政府员工保险公司(GEICO)任职董事,所以我坐火车去华盛顿找他。可惜我忘记了那是周六,他不上班。公司的一个管理员为我开了门,把我介绍给Lorimer Davidson。他当时是公司的副总裁。他知道我是格拉罕的学生,于是与我聊了四个小时,为我讲解了整个保险行业,这改变了我的一生,他成为我一辈子的良师益友。

曾经我想投资煤矿行业,我会问煤矿公司的朋友,你会买你们公司哪个竞争对手的股票?如果你要沽空某竞争对手的股票,你会沽空谁?为什么?当问一圈后,你对这个行业就基本了解了。这个方法在做市场研究的时候非常有用,因为人们往往更愿意谈论竞争对手。

感谢您的阅读,陶迅(Jeff)写于北京

————

我的写作内容主要涵盖: “E时代下中国消费者对全球市场所带来的影响”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