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普通烟民是如何一步步变成“老烟枪”的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

将全世界抽烟最多的6.5亿人口放到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会发生什么?二十多年后又会如何呢?

如此,我们将得到2000万超级烟民。他们吸进的致癌物可能创人类历史记录。我把这群人叫做中国的“老烟枪”。

我是这么算的:

中国是吸烟大国,这方面的数据尽人皆知。如果我们从中国的烟民中选取吸烟最多的前百分之二十(按消费量计算),那就是6000万至7000万人。这些人烟瘾特别大、一天一两包烟。如果是从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假设烟民按地理位置平均分布)取前百分之二十的烟民,则得出1500万至2000万人。

考虑到中国仅有百分之四的烟民是女性,那么这2000多万吸收污染物最多的超级烟民就几乎全是男性。

这群数量超过2000万的“老烟枪”们,构成了一个有趣的人口学现象。他们终其一生所吸收的污染物,将超过古今任何群体。这群超级烟民的数量相当于整个澳大利亚的人口。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身体状况也将愈发引人关注。

中国出现“老烟枪”,主要出于五个因素的共同作用:

因素一:中国吸烟率高、人口众多。

中国的烟民数据已是众所周知:约有3亿至3.5亿中国人吸烟,每年消耗1300亿包香烟,相当于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每年因吸烟死亡的人数达到130万,相当于全国总死亡人口的百分之十。

中国人口之多,吸烟率之高,实属罕见。论人均吸烟量,希腊第一。论吸烟总量,中国则遥遥领先。

因素二:空气质量是中国的一大健康隐患,很可能与吸烟问题共同作用。

中国北方地区存在众多污染企业,空气污染已成“家常便饭”。我生活过的北京,空气质量指数常年在50 和250之间徘徊。当空气质量指数为100时,我通常戴上口罩。到了200(此时我手机上的应用程序会提示“非常不健康”),学生只能在室内活动。到了“世界末日”那些天(空气质量指数达到或超过300至400),就开始停课停业了。

大部分研究称,污染已成为中国人健康的第四大威胁,仅次于心脏病、膳食风险和吸烟(没错,就是它)。不幸的是,吸烟与人体吸入的其他致癌物可产生共用作用,威胁健康(例如,吸烟与某些污染物结合将导致更高的患癌率)。

因素三: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密度高且推崇吸烟文化的国家,二手烟让问题更加严峻。

在中国,二手烟也是一个大问题。很多人吸烟必将影响很多其他人。人口总量、密度以及社会对吸烟的接受程度都在起作用。中国研究人员表示,超过7亿的中国人口受到二手烟影响。

而且,若在餐馆、办公室、酒吧、住宅等室内场所吸烟,危害会形成累计效应。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一间餐馆如果有三个人吸烟,空气质量指数将达到600;有五个人吸烟,指数则飙升至1200。

讽刺的是,因为室外污染特别严重,大家都愿意待在室内。到了室内,烟民们往往又会聚在一起抽烟。

因素四:肺癌存活率低。

肺癌五年存活率非常低。当然,存活率因癌症种类和发展阶段而异。但是,即便是第一期非小细胞肺癌(可能是五年存活率最高的一类),其五年存活率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美国肺脏协会表示,肺癌平均五年存活率大约为百分之十七。

因素五:滞后效应意味着可能有一大波肺癌正向中国袭来。

一般而言,吸烟需要二十年时间才会产生致命的效果。这就意味着,我们今天看到的吸烟致病人群,大部分在1990年至1995年以前就开始吸烟了。因此,在中国,吸烟致病的严重性正在逐渐显现,但尚未完全展露。

此外,中国人的吸引总量有增无减。虽然中国人口吸烟率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四,但是中国的人口总数在增长。因此,中国整体吸烟人数也在不断增长。不过中国妇女吸烟情况有所减少。

另外,每个烟民每天消费的香烟数实际上也在增加(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1980年,中国烟民平均每天抽15根香烟。2012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2。这一趋势仍在延续。

总体上,中国的老烟枪们是一系列中国特有因素相结合的产物。很遗憾,我们可以预期未来十年将由此产生一大波肺癌问题。有望成为历史上吸烟最多的老烟枪们,将首当其冲。

感谢您的阅读,陶迅(Jeff)写于北京

————

我的写作内容主要涵盖: “E时代下中国消费者对全球市场所带来的影响”

photo by Alan,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with link here.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

Comments are closed.